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台湾三级片

2020作者:admin

作者 | 丁欣然责编 | 梁乐萌排版 | 陈僡艳于纪平眼前的电脑屏幕“咔哒”一声陷入漆黑时,他和超算团队的队员们已经花了近十分钟的时间埋头修复网线故障

耳边密集的键盘敲击声戛然而止

队员们抬头张望,发现现场的超级计算机全部遭断电关机

这是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主办方特设的环节,旨在检验各团队高速运转的机器能否在突然断电后重启恢复如初,弥漫赛场的叹气声回应了这场有预谋的故障

于纪平和同伴们却跳起来为这场断电欢呼

计算机启动实验开始不到一分钟,他们的两台机器网线发生故障,亟需重启

按照规则,队员们不得擅自重启机器

而唯一擅长网络领域的队员余欣健在故障前不久,因过于疲惫而返回酒店休息

这场断电的到来,不仅给他们提供了重启的机会,也让余欣健有充分的时间赶往现场

网线故障带来的焦虑被暂时抛到了脑后,趁着断电间隙,队员们躺在赛场的地板上补起了觉

比起去年的冠军,也是清华最大的竞争对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,这群男孩已经算是万幸——这次断电直接烧坏了南洋理工的一台电脑

但直到颁奖典礼上响起——“The winner of the student cluster competition is Tsinghua University,China”,他们才压着声音零星地叫喊庆祝

超算团队在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的冠军领奖台上(图片由超算团队提供)典礼结束后,他们第一件事便是跑到酒店楼下吃了来到美国的第一顿中餐

在这之前的48小时内,为了节省时间,他们不得不边咬着速冻三明治和披萨边敲键盘,于纪平更是因深感西餐难以下咽而选择只喝雪碧以维持精力

“其实就是几个困得神志不清的人,强行在那里搞事情

”于纪平笑道

“没什么意思”11月15日,清华大学超算团队六位成员(于纪平、郑立言、赵成钢、余欣健、何家傲、娄晨耀)荣获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的冠军,时隔三年再一次实现了三大国际超算赛事(世界大学生超算竞赛、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、国际超算大会)的大满贯,央视新闻联播也于17日对此进行了报道

“室友们都说,‘我居然有幸和新闻联播中的人住在一个寝室’

”郑立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

团队归校后面对的是铺天盖地的赞誉:队长于纪平所在的大连二十四中学特意为他做了宣传推送,介绍了他从高中到大学的经历;赵成钢收到了许多新好友申请和不知从何而来的企业实习邀请;郑立言家乡的父母收到了当地记者的采访请求

郑立言让父母回避了所有的采访

事实上他连那段新闻联播都没有完整看过,即便比完赛一觉醒来,他就发现自己被“你上新闻联播了”的祝贺微信疯狂轰炸

超算团队登上央视新闻联播(图片由超算团队提供)对于这些赞誉,郑立言却感觉“没什么意思”

他很快就回归了“奋斗三星期,造台计算机”的大三生活;队长于纪平回北京仅一个礼拜,便又赶往河南参与另一个编程竞赛;赵成钢要忙着弥补两门因比赛而错过的期中考试,准备一周后的国标舞比赛……除了抽出时间回复几个慕名前来采访的学生记者之外,这场胜利的快感在绝大多数时间被抛在了脑后

跨出IT圈“跑”是超算团队成员们常常使用的字眼

计算机要“跑程序”,而他们要“跑比赛”——刚刚夺下冠军的国际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,是赵成钢今年参加的第八个比赛,在这之前,他还参加了ISC(国际超算大会)、ASC(世界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)、国产CPU并行应用挑战赛等一系列竞赛

被计算机占据大半部分的生活,让赵成钢对网上流传的IT男印象产生了认同感

“我觉得对IT男的刻板印象挺对的呀

”他低头看柴油捷达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“不过我挺久没穿格子衬衫了

”“这就是一个做事风格

你说为什么IT男喜欢穿格子衬衫呢?因为我们比较喜欢整整齐齐的东西嘛

”赵成钢在写程序时会非常在意打括号是否换行,字母大写还是小写,甚至在系内会因为这些细节和同学产生争吵

他还是队伍里公认 “认真”的代名词

在比赛期间,赵成钢的电脑屏幕换成了SC18的标识,而被换下来的那张图是他们在ASC(世界大学生超级计算机竞赛)比赛夺冠的集体照片

超算团队成员在 SC18 比赛现场(图片由超算团队提供)为了能更顺畅地在比赛现场与评委沟通,他特意在淘宝上购买了英语口语陪练

他最终放弃了价格高昂的欧美口语陪练,转而购买了30块钱1小时的菲律宾陪练,并期盼着未来有足够钱可以买上一次欧美陪练

跨出IT的圈子一直以来都是赵成钢的心愿

“我觉得我们这个圈子比较封闭,都是在自己的领域里自娱自乐

所以我也会很希望去了解其他领域的人们在思考些什么

”赵成钢在进入大学后便特意加入了艺术团国标队,希望通过“接触全新的艺术形式”,来“赋予自己除计算机外不一样的特性”

从美国归来一周后,赵成钢在“心舞杯”国际标准舞高校邀请赛上拿到了伦巴组第二名,华尔兹组第三名

郑立言倒很少觉得自己因为学习计算机而变得多么“不一样”,甚至连网上调侃程序员的段子,他都要反应许久才能察觉笑点

他会心血来潮想要玩摄影,背上四公斤重的单反、镜头和三脚架跑去新疆旅游;也曾加入山野协会,一门心思想着去爬爬雪山

但是这些爱好都相当的“短寿”

四公斤重的摄影装备在新疆一游后,便因太过沉重而遭到了郑立言的嫌弃,从此再也没有用过;交了五十块会费后,他再没参与过山野协会的活动

“计算机的结构一层层搭起来,是人类的努力,是创造美

” 即使是拿了冠军,“最菜”也一如既往地是这个团队里竞争最为激烈的称号

成员间互相膜拜,“大神”永远是自己口中的他人,“最菜”永远是自己眼中的自己,尽管这队“九五后”比同龄人更早地熟知“Enter”、“Shift”、“Delete”等词在代码世界中的含义

在1994年互联网接入中国的第七个年头后,尚在幼儿园的郑立言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电脑

那年,中国互联网协会成立,网民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身份标签

郑立言觉得自己成为网民的时间“不算早”,“现在不是很多人胎教都要教C语言了吗?”郑立言对计算机的感知是从各式各样的游戏开始的

他记忆中最早玩的游戏是一个像素画质的飞机大战,随后便开始学习玩《穿越火线》和《红色警戒》

初中在信息科技课上首次接触coding,郑立言便感受到了如同“黑客”般的编程乐趣,开始研究用课上教授的Visual Basic(一种编程语言)设计些计算器之类的小程序

尽管父母并不支持他的爱好,他的进步仍然突飞猛进

初一那年,他自己设计了一个小程序,帮助同学们在电脑课上摆脱了老师的统一主机控制

“Accepted”是最令郑立言激动的英文单词

于他而言,花费两三天的时间寻找代码中的bug,最终提交到计算机上显示“AC”的那一刻,是无比幸福的体验

“我觉得这比做完数学题后核对答案舒服多了,成就感是不能比拟的

”但掌握编程后的郑立言并没有跟着游戏时代“与时俱进”

“可能是心态老了,不想学新游戏了

”直到今天,他在打的游戏还是当年的《QQ堂》、《冒险岛》、《红色警戒》和《穿越火线》

由于身边的人都不再玩这些旧游戏,郑立言接触游戏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但偶尔在寝室里与同学们开上一把红色警戒,仍然是一件让他感到无比惬意的事情

赵成钢不是一个会“安守本分”的游戏玩家

初二那年,他对游戏本身没法再提起兴趣,便专门花课余时间恶补了编程,和朋友一起将平时喜欢玩的一款游戏进行了修改,支持二三十个人同时玩

由于租赁服务器需要一定的成本,他还特意做了一个会员系统,在网吧门口卖游戏光盘吸引大家购买会员来收回成本,但最后还是赔了不少钱

由于并没有完全掌握编程技术,赵成钢改编游戏时使用的很多代码都是借鉴了网络、参考着教程拼凑而成的

放学后写完作业他就坐在电脑前敲代码,“父母也不知道我在干嘛”

他坚持称这段经历非常的“幼稚”并“缺乏技术含量”,但帮助他找到了自己真正喜爱的方向

信息科技竞赛是队员们将“兴趣”转化为“专业”的共同途径

2013年,尚在高一的于纪平获得全国中学生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奖,直接获得清华保送生资格;而郑立言则凭借竞赛成绩获得了低至一本线的自招降分

更多的人在走着和他们相似的途径

2018年,凭借奥赛保送进入清华北大的249名学生中,信息科技竞赛占据了53人,仅次于数学56人,位列第二

“高中的时候老师也有劝我去学数学竞赛

但我觉得一个数学家的作用是去发现美,发现符号之间巧妙的联系

我更欣赏人类的智慧,计算机的结构一层层搭起来,是人类的努力,是创造美

”赵成钢说

“计算机的这些东西,不能一直用别人的吧

”“信息科技竞赛中最有意思的就是,把代码交上去后它会显示出电脑运行这个数据的时间,很刺激

”除了结构外,赵成钢很享受代码运行带来的“速度感”

2015年,清华超算团队首次在超算三大国际赛事上获得大满贯,尚在衡水中学就读的赵成钢第一次了解到高性能计算领域

这让赵成钢对有同样追求“速度”的高性能计算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

进入清华后,赵成钢选修了超算实验室老师陈文光的《计算机系统研讨》

通过向陈老师和班主任的打听,赵成钢很快就联系上了清华超算团队,并于今年3月正式参与了队伍的讨论

超算团队日常训练(图片由超算团队提供)“像AI(人工智能)用数学,算一算就人脸识别了,我觉得有点不靠谱

但是高性能计算机错综复杂的体系结构是人类亲手搭建的,这就很美

”今年7月,赵成钢参加了在无锡举办的国产CPU并行应用挑战赛,见识到了国产芯片的发展水平

他亲自尝试操作了由中台湾三级片国研制的超级计算机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

这个一秒钟能计算12.5亿亿次的庞大机器位列2018年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榜单第三位,但赵成钢仍然感觉到了中外之间的差距——位列榜单首位的美国超级计算机Summit,峰值速度几乎是神威的两倍

“网上说的中国的情况有很多不是特别客观,其实我们真的还有很多要做的

”比赛结束后他结识了一位2007年入学的清华学长,这位学长毕业后放弃了互联网公司提供的高薪职位,离开大城市入职无锡超算中心

赵成钢觉得这位一面之缘的学长“很有情怀”

赵成钢并没有想好自己的未来,但有一个想法他很肯定,“计算机的这些东西,我们不能一直用别人的吧

”当然对于这群“最菜”冠军而言,忙碌要比这种雄心壮志来得更为实际

回到北京后的庆功火锅宴,整个团队出席人数不到一半

例如赵成钢,他急着赶回寝室完成所选修的《软件工程》的小组作业,一万多行的代码让他在返京后的几日内,连续熬夜至凌晨三点

他觉得,这场美国之行如今最大的益处在于,时差所带来的熬夜能力

台湾三级片